城市之光/虛實間的飄浮載體 / by aaaid yann

“ 艾雷尼是你在天光初現時,從高原的邊緣向下探望可以見到的城市”

—義大利小說家 伊塔羅.卡爾維諾《看不見的城市》(Invisible Cities, 1972) 

《看不見的城市》中馬可波羅向忽必略描述在旅途中見到的艾雷尼 (Irene),是座只能遙遙相望而無法一探究竟的虛實城市,你僅僅能唸出她的名字,倘若真的走近,艾雷尼便再也不是艾雷尼了。從上面窺視的人們,總揣度著艾雷尼的悲傷與愉悅,卻沒有下到城市中的意圖,她只適合遙想與遠望,對人們而言,這是塊吸引目光與思想的磁鐵,依循不同想像而變幻莫測,就像人們對每座城市的解讀,會因自身經歷而異。

比賽排版_工作區域 1.jpg

將想像的意象,具體呈現,以垂直的微型城市為概念,為此厚重的清水模必須被理解成可以解構的素材,切割分解之後重新拼湊,成為各具姿態、輕盈的飄浮載體,光影追逐其間,虛實合一。

FXII1478.jpg

此為建設公司的辦公場所,不須多餘裝飾,僅以結構本身呈現,對於業主而言,正是精湛技藝的展示間,極具挑戰與實驗性。只能遙望的艾雷尼,變成了可能。

FXII1441.jpg

挑高七米的一樓,看似兩層卻以樓梯垂直串聯著清水模,每塊模板高低不一、各具功能,供人行走坐臥,運用縫隙與切法,使光線自然灑落如同陽光穿透樹葉般,景象中包含著意象。一座漂浮的神秘城市,每個人皆以不同角度去看待與理解。

平行軸為六米長的玻璃魚缸,城市中的河流,魚群的一抹紅是流動的畫作,持續演繹著生命律動與生生不息,也為清水模的冷硬帶來色彩與視覺焦點。

拾級而上,面對面的是佈滿野性紋路的大理石量體,如雲朵般,既具重量又輕盈,讓空間呈現出躍動感,又如水墨畫般令人心神嚮往。

FXII9728.jpg
FXII1506.jpg

由二樓回望,如同人們窺視高原邊緣下的艾雷尼,城市的樣貌似乎豁然開朗,人們的生活一覽無遺,但又各自保有隱私與邊界。

融合中國庭園造景哲學「象外象,景外景」形塑出想象中的城市,虛實的漂浮載體中有著人們的憧憬與嚮往,以設計思維跳脫現實,回報以美好生活,讓城市之光流竄,不再黑暗。